RSS
热门关键字:  中考  通知  十中  通知  通知
当前位置 :| 主页>校园>文学作品>

我的恩师我的友

来源:廉桥镇 作者:彭集平 时间:2017-09-12 点击:

  有一种感激,在我的心中永驻;有一种恩情,在我的心里滋润;有一种使命,给我的灵魂牵引。——题记

  我很久没见到申老师了,多年来总想写一篇文章忆忆他,但每次提笔,又每次放下,我深怕自己拙劣的文笔,将仰慕敬佩的恩师写歪了,于是总有一种自闭的儿童上台涂鸦前的忐忑,只呆望着不著一字的纸笺出神,痴痴地空耗了许久时间。转眼,又一个教师节来临,我终于给自己鼓气,任凭芜杂的思绪乱飞,抛开了才疏学浅的羞赧,也不管文字的生硬滞涩,一并胡乱不停地冒,冒出这些不成串不成文的字来,以表达我对恩师——申老师的由衷敬意!并谨以此文献给所有甘守清贫而勤勤恳恳耕耘于三尺讲坛的老师们!

(一)书卷·诗意·人生

  申老师,是我永远的老师。一想起他,那个敦敦实实的身材,白皙秀气的脸庞,总是溢满盈盈笑意的形象就浮现在眼前。我和妻子都是他曾经教授过的学生,虽然面授或函授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他却给了我一生和整个家庭至关重要的教导和影响。
  在我的记忆里,他将温善敦厚的师者慈爱与翰墨飘香的书生意气恰到好处的揉合在了一起。他的精力似乎总是那么充沛旺盛,对生活总是那么乐观热情,对名利总是那么淡定恬静。从来没看到过他的疲倦,从来没有见过他摆出一点“官”的架式。
  我习惯性地喊他“申书记”,他对我却从不随姓一起叫,一直都十分随和地叫我 “集平”。我们的最初相识,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语文骨干教师培训班,当时他是邵东县进修学校的党委书记,却兼教了我们的文学课程。这个培训班上绝大多数都是教学经验非常丰富的老教师,仅有我是年轻的新手。我本来是没达到培训班规格要求的,因为联校有个老领导曾下乡检查中随堂听了我的一节课,对我有了那么一点好感,这次他也参加校长班培训,于是就破格举荐了稚气犹然未脱的我。
  工作三十年来教的课听的课多了,所以对课堂大都过了即忘,没有多少印象,但申老师的课堂却至今给我留下无数美妙的回味。
  他咏诵声情并茂,记得为我们赏析《离骚》时,咏到最后结尾时那句“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既莫足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时,我被屈原的孤愤和执著震撼了,那种为国而生为国而死的激情如江河般在胸中涤荡,洗净了灵魂的世俗和功利!在申书记的教学中,他从不照本宣科,书尽在胸中,开口即诗,勾勒成画,就在他信手拈来的言语辞句里,山岳河川无不灵性十足,花鸟虫鱼无不情态毕具,他为我们讲析《蒹葭》,在比兴复沓的吟哦中,将我们带入凄迷的意境,不由自主跟随主人公匆匆的脚步焦灼地探寻那可望而不可及的圣洁爱情。
  讲解《西厢记》中“长亭送别”,他并不拘囿于本篇,时而纵向勾连剧本前后情节,时而横向旁征博引其他诗文,同时以古代倩女的几句闺阁幽怨诗作映衬,就在这些诗词歌赋的闲庭信步中,女主人公莺莺此时此情此景之下复杂微妙的内心情感,跌宕起伏的心理变化淋漓尽致地一层层显露出来。“四围山色中,一鞭残照里”,夕阳下了,车儿走了,我们却醉了,醉在了美仑美奂的文学氤氲中了。
  申老师即兴口头作文的功夫,堪称绝活,无论从立意高度、构思角度,以及文采修辞章法等方面来细看,都令人惊羡不已。我妻子每逢我在冥思苦想写材料的时候就调侃我:“你哪是写文章,是在挤牙膏。你看申书记出口成章,文采斐然,那就叫才华,你怎么连十分之一的皮毛都没学到呢?”我一时黯然无语,是的,我怎么能企望达到他这种境界呢?“腹有诗书气自华”,我从申老师的一件琐事中有了深刻的感悟。有一天我弄丢了一本《中国现代文学史》教材,怎么也找不到了,抱着试试的想法到他的办公室,看能不能有一本多余的书。他很热情的给我倒水,二话没说,即刻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来,边递给我边笑盈盈说:“这是我用过的书,没新书了,将就着吧。”我接过书一看,十分的惊讶:这是一本怎样的旧书啊,书的封面已经有些泛黄,书纸有些翻毛,不再光滑,书脊应该破损了多处,用淡黄色的毛边草纸条平平整整地全封了,带着些许古色古香,书的内页里,随处可见阅读时的批注和札记,墨迹浓淡不一,字体也各有别,可以明显看出不是同一时间段所记。我以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情接受了老师的馈赠,像捧着一瓶圣水走出来,感激里带着无比的虔诚和惶恐。这本书后来随我多年,一直鼓舞着我前进,但前年学校搬迁时散失,就再也寻不着了。

(二)真情·友谊·导师

  我与申老师第一次单独交往,是入校不久的一个晚餐后的傍晚。我一个人在进修学校操场很随意的打篮球,夕阳的余晖未尽,微风习习,十分惬意。不久,他也来散步了,我们先相视笑了一笑,想不到他竟主动地向我打起了招呼。我这个人很内向且很孤傲,特别对“官” 素来有种本能性的隔阂,但看到他笑盈盈很和善随便的样子,并且又是自己很仰慕的老师,于是消除了心底的隔膜,停下来与他搭起话来。这次他只站着小憩了一会,简单问了我一些学习的情况,在我三言两语作了简要性回答之后,他就继续散步到别处去了。
  第二次面对面单独聆听申老师教诲的场景,至今让我记忆犹新,我深深地感恩于他。
  那是周末下午上完他的课后,时间还早,应邀到了他的家里做客。我首先很惊异,他一个书记,竟没有住在学校那栋崭新宽敞的套房楼里,却挤在了进门那栋又老旧又逼仄的极普通的教职工宿舍楼。
  师母有事出去了,只有申老师一个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平静地等着我。他的面前早已摊开一本薄薄的已经写了近一半的写作稿簿,文章末尾那大半版的鲜红的尾批文字,像一个个眨眼的星,闪着亮光,格外醒目。
  我一惊:这不是我的那本习作吗?难道?……不容我细想,他见我来了,立即起身泡茶,招呼我坐到沙发上。
  我刚坐定,他指着我的习作说:“集平,你的这次作文我看了,很欣赏你的文笔和品格,今天特意约你来,不是指导,而是想和你作一些私密朋友之间的交流。”
  我顿时鼻子一酸,眼泪也要跟着出来的样子,我着实感动着。这篇习作是我的心路历程,也是面对荆棘丛生的人生之路所发出的不平而鸣,字里行间融注了我的爱情,我的责任,我的愧悔,我的愁苦和孤独,彷徨和呐喊,当然由于年少轻狂,有时感性明显挤占理性,对生活和命运更缺少深层次的思考。而申老师恰恰是在我情感最无助、灵魂最无处安放的时候,如一位天使出现在我的生活之中。是他,和风细雨的慈爱滋润了我干渴的心田;是他,长者的睿智抚慰了我偏执迷茫的灵魂;是他,“淡看名利重待情”的教诲指正了我人生的航向!
  时间在悄悄的流逝,窗外树的浓荫遮去了晚霞的艳色,同时也将围墙外车与人的喧嚣完全阻隔了起来,使这宁静的下午,这斗室之内,格外的静谧和安祥。

(三)兰草·牡丹·荷莲

  恩师之恩,不仅于我,并且惠泽着我的全家。
  我身板硬朗的妻子曾因一小疾被江湖庸医反复的误治和耽延,后又发生了一次意外的撞伤。在这一段很长的时期中,她被多种病痛折磨,简直是在煎熬中度以时日,一天没好好地吃过几口饭,大罐大罐的中药被灌进肚里,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像一棵柔弱的蒿草,风一吹就要倒的样子,但她生性要强,什么苦都强忍着不出声。而我,却因工作的变动,日夜忙于学校管理和自身的教学繁务,一直都听任她自顾自的硬撑着。
  有一次我与申老师会面时无意间谈到这个事情,他立刻收住了笑,神情凝重了起来,叹口气对我说:“集平,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舍己为公也好,蜡炬成灰也好,先好好珍爱你的妻子吧,她是为你一生风雨中永远撑伞的人!”
  我的眼湿润了,不敢直面仅在咫尺的恩师那期望的眼神……
  从此,我自内心里发誓:我不优秀,但我要有担当;我不富贵,但我定相厮守!
  在我的漫漫教育生涯中,我时时遵从各位恩师的教诲,处处恪守一个教师的良知和信念,我也常自以为傲。但后来有一次与申老师的谈话,让我羞愧难当。
  一天上午在教育局基教股办完事后,在走廊意外地遇到了他。他仍然笑盈盈的,精神还是那么抖擞,我们便随意地斜倚着栏杆聊起来。他和蔼地询问了我的近况后,突然特别地提起:“你小孩很小的时候我见过一次,现在小学快毕业了吧?”我说:“女儿倒乖巧听话,虽然年龄还小,但今年正读初三,只是我们没时间指点她,只能由她自己了。”
  这时,他语重心长地警醒我:“集平啊,关键节点上要特别重视一下才行,必须挤出一点时间,小孩太小,这个时期要多与小孩相处!你是县首届十佳教师,别人的孩子你能培养出色,自己的小孩同样要让她出类拔萃,这是你作父亲和教师的义不容辞的职责!”我只有默默地点了点头。
  就在全县初中毕业成绩揭晓的那个晚上,已经九点多钟了,申老师竟然给我打来了电话,询问我女儿考试的情况,令我们全家十分地惊喜。当听说考了个全校第二名,进了省重点高中,他在电话那头夸赞了我们,我明显地听出了他的兴奋。
  “芝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申老师的胸襟,在当今物欲横流的时代中确实卓尔不群,使我深切感悟到人生的至真至纯的情味。
  有次我去拜访时,他正在准备出版一部高考语文教学的学术专著。“浮尘拂将去,清净自然来!”他笑盈盈的说,脸上显出无限的轻松和释然。
  我看着那种心醉神怡的亢奋,心知那片瑰丽的文字芳草园才是他真正的挚爱。从他的笑意中,我终于读懂了周敦颐谦谦君子的澄澈心境…… (邵东县廉桥镇一中 彭集平)




责任编辑:kuangsir  Tag:彭集平   廉桥镇   [收藏] [推荐] [评论] [打印]
上一篇:初秋赏荷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